评论:规范校外培训 缓解“鸡娃”焦虑 来自灵魂的扣问:中国平安 到底留不留? 没听说?数字人民币能在ATM机上与现金互兑 这个地方已试点代发工资 越南股市大涨56%领跑全球 现在还能上车吗? 金融科技加速经济低碳转型 但面临政策、市场、技术等多方挑战 外资抢滩中国数字经济巨大市场 工业软件巨头达索系统入驻青岛西海岸新区 神秘“80后金主”赖星宇 3年染指5家上市公司 买不到茅台来买1000箱五粮液?林园现身五粮液股东大会 董事长这么说 齐鲁银行今日敲钟上市:股价逆势暴涨超44% 首日市净率超招行 陈雄风:有必要对派出务工人员提供必要的保险方面服务采购 当90后被拒保 亚健康群体想买保险有多难? 券商APP 5月活跃度排行出炉:华泰、国泰君安和平安月活人数位居三强 7900万营收玩出145亿市值:P2P行不通 岩石股份又蹭上白酒了 银行股权现身“闲鱼” 自然人股东二手交易平台转卖股权风险几何? 香港突发芯片抢劫案、涉案金额500万 芯片股又逆市大涨 “中小学生网课”可举报? 新东方好未来股价一崩再崩 海底捞交流纪要 英飞拓上市11年套路11年:套现12亿卖壳走人 留下10亿商誉给有缘人 天府银行评级展望负面背后:净利下滑42% 展期类贷款上升39% 我国首个国际化期权产品平稳起步 棕榈油期权上市首日成交3.7万手 万洲国际万洪建突遭罢职 全球最大猪肉食品企业二代接班留悬念 “年轻的”亚布力论坛|涛涛布诀211 银保监会规范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 股权质押超50%不得行使表决权 这届年轻人把超450个新消费品牌推上了618细分榜首 龙江银行追债5年背后:员工代替企业申请贷款 多项材料真实性均存疑 美媒报道:中国疫苗助邻国解燃眉之急 齐鲁银行IPO首日迎“开门红”:日涨44%市值超350亿元 猪价下跌拉响三级预警 多政策开启“保低”调控 新加坡将允许两人堂食 餐馆员工须定期进行病毒检测 高德红外黄立:要么死掉 要么冲出重围 丘成桐:中国一定要成为数学强国 青年数学人才“没有必要出国” 《摩尔庄园》火热背后的隐忧:bug频出、收费价格高、运营欠缺 FITURE智能健身“魔镜”调查:售价7800元 月销量200+ 真香还是智商税? 外交部:希望日本政府减少对中日经贸合作非市场化人为设限和无谓政治干扰 俄媒:“普拜会”主持者称赞普京“不兜圈子 讲话直切要点” 美监管机构计划打压华为等中企 外交部:赤裸裸的经济和科技霸凌 大和:舜宇光学重申买入评级 目标价升至242港元 恒指收涨0.85% 体育用品股延续强势教育股持续大跌 衡水集团上市了 军事化管理的衡水中学有多牛? 多国航天部门向中方表示祝贺 中国航天捷报频传:遥感三十号09组卫星成功发射(图) 收评:恒指涨0.85% 医药、服装、汽车股上涨内房股下跌 小摩:信义玻璃维持增持评级 目标价上调至36港元 商务部:将在贸易投资、清洁能源等方面加强与阿拉伯国家合作 大摩:领展重申增持评级 目标价升10.3%至86港元 上海金融对外开放新里程:上海金融科技等3家中外资机构集体开业 农业农村部会同三部门联合发文 加强化肥供应保障“三夏”生产 张绅尧:黄金下跌已成定局 谨防黄金多头意外来袭 刘强东致股东信:今年是京东的18岁 一线员工人均年薪近11万元 未获H股三分之二股东同意 郑州银行不进行现金分红方案遭否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评论:规范校外培训 缓解“鸡娃”焦虑

原标题:规范校外培训,缓解“鸡娃”焦虑

敬一山/文近日,整治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出现备受关注的大动作。教育部新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其主要职责包括: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指导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党的建设,拟订校外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等。

今年以来,国家在整治校外教育培训方面持续发力,之前网上也不乏一些猜疑,整治会不会是一阵风?以为过了这阵还会“涛声依旧”。新职能部门的成立,彻底消解了这些质疑。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成立,是一个鲜明无比的信号,规范校外教育培训,会是一个常抓不懈的工作。各方最好是趁早打消不切实际的幻想。

从近一段时间各地查处的一些案例看,校外培训机构长期野蛮生长积累的问题确实较多。比如最常见的刺激焦虑。“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这类的广告语不是网络段子,而是培训机构真正用来攻破家长心理防线的武器。

教育投入,本来就存在很大的弹性。要不要给孩子报培训班、报多少培训班,是很主观的判断。如果校外培训机构过度发育,线上线下大肆推广、恶性竞争,是很容易造成家长的焦虑和盲从。

最近就有一则新闻,有家境很一般的母亲,省吃俭用花40万去报培训班,结果现在机构关门,举家陷入困境。家长重视教育的心情可以理解,可如此远超承受能力的砸钱,显然是非理性的。教育培训机构从一个妈妈身上一下卖出40万的课,也难免让人怀疑其“职业道德”。办培训机构赚钱无可厚非,可如果一个教育培训机构对“教育”的理解出现偏差,赚钱成了最大甚至唯一考量,这样的市场是不健康的。

此外还有更常见的虚假宣传问题,在各地校外培训机构中都很常见。培训老师明明只有5个月教龄,对外宣称3年教龄;明明只是普通的培训老师,对外宣称毕业于名校,或者有知名中学的教学经验。这些自抬身价的欺诈行为,在任何行业中都不能容忍,教育培训行业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不得不承认,在过去这些年的野蛮生长过程中,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是很粗放的。诸如这些夸大宣传、乱收费等现象,都成为法不责众的痼疾,没有家长去较真,也就长久存在着。如此大规模的一个产业,不在规范管理上多下些功夫,也不太正常。

如果说以上这些,还是运营层面的具体问题,那校外培训机构更值得反思的,则是他们的定位。前些年很多家长之所以选择让孩子去课外培训,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考量。有些是校内老师课上教学有“保留”,更多教学内容要去课外辅导;有些是课外辅导有助于招生入学。

在今年5月份,北京市教委就曾发布通报,叫停海淀区“优才教育”的线上学科类选拔考试。这个违规考试不仅存在超前超纲培训,而且涉嫌将培训考试(测试)结果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

课外教育培训本来的定位应该是“辅助”,可现实中有些地方甚至发挥了取代校内教育的功能,这就把参加校外培训逼成了“刚需”。这种错误扭曲,才是最值得警惕的。

相信新成立的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能在厘清校外培训的边界上有所作为。整治不是取缔,让校外培训机构明晰定位,发挥教育的“辅助”功能,这样的教育市场才是健康可持续的。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