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和软件暴涨400%的资本局:散户“抱团”拉升 机构股东高位“套现” 人事“动荡”再起 汇丰战略东移“押宝”亚太地区 人民币汇率进入贬值通道 市场主体要管理好汇率风险 上海集中土拍首日:38地吸金482.7亿 “杨百万”的成功 印证了“觉醒时代”的来临 SHEIN的硬伤:产品被多品牌指控抄袭 “十四五”期间我国将深入推进优质粮食工程 股价清冷、调研火爆 重新聚焦LED显示的利亚德否极泰来? 6月18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长城物业IPO 背后的隐与忧 评论:规范校外培训 缓解“鸡娃”焦虑 来自灵魂的扣问:中国平安 到底留不留? 没听说?数字人民币能在ATM机上与现金互兑 这个地方已试点代发工资 越南股市大涨56%领跑全球 现在还能上车吗? 金融科技加速经济低碳转型 但面临政策、市场、技术等多方挑战 外资抢滩中国数字经济巨大市场 工业软件巨头达索系统入驻青岛西海岸新区 神秘“80后金主”赖星宇 3年染指5家上市公司 买不到茅台来买1000箱五粮液?林园现身五粮液股东大会 董事长这么说 齐鲁银行今日敲钟上市:股价逆势暴涨超44% 首日市净率超招行 陈雄风:有必要对派出务工人员提供必要的保险方面服务采购 当90后被拒保 亚健康群体想买保险有多难? 券商APP 5月活跃度排行出炉:华泰、国泰君安和平安月活人数位居三强 7900万营收玩出145亿市值:P2P行不通 岩石股份又蹭上白酒了 银行股权现身“闲鱼” 自然人股东二手交易平台转卖股权风险几何? 香港突发芯片抢劫案、涉案金额500万 芯片股又逆市大涨 “中小学生网课”可举报? 新东方好未来股价一崩再崩 海底捞交流纪要 英飞拓上市11年套路11年:套现12亿卖壳走人 留下10亿商誉给有缘人 天府银行评级展望负面背后:净利下滑42% 展期类贷款上升39% 我国首个国际化期权产品平稳起步 棕榈油期权上市首日成交3.7万手 万洲国际万洪建突遭罢职 全球最大猪肉食品企业二代接班留悬念 “年轻的”亚布力论坛|涛涛布诀211 银保监会规范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 股权质押超50%不得行使表决权 这届年轻人把超450个新消费品牌推上了618细分榜首 龙江银行追债5年背后:员工代替企业申请贷款 多项材料真实性均存疑 美媒报道:中国疫苗助邻国解燃眉之急 齐鲁银行IPO首日迎“开门红”:日涨44%市值超350亿元 猪价下跌拉响三级预警 多政策开启“保低”调控 新加坡将允许两人堂食 餐馆员工须定期进行病毒检测 高德红外黄立:要么死掉 要么冲出重围 丘成桐:中国一定要成为数学强国 青年数学人才“没有必要出国” 《摩尔庄园》火热背后的隐忧:bug频出、收费价格高、运营欠缺 FITURE智能健身“魔镜”调查:售价7800元 月销量200+ 真香还是智商税? 外交部:希望日本政府减少对中日经贸合作非市场化人为设限和无谓政治干扰 俄媒:“普拜会”主持者称赞普京“不兜圈子 讲话直切要点” 美监管机构计划打压华为等中企 外交部:赤裸裸的经济和科技霸凌 大和:舜宇光学重申买入评级 目标价升至242港元 恒指收涨0.85% 体育用品股延续强势教育股持续大跌 衡水集团上市了 军事化管理的衡水中学有多牛? 多国航天部门向中方表示祝贺
您的位置:首页 >理财 >

润和软件暴涨400%的资本局:散户“抱团”拉升 机构股东高位“套现”

行情图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润和软件暴涨400%的资本局!散户“抱团”拉升,机构股东高位“套现”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原创徐文峰

刚刚刷新了上市以来的最高收盘价,“最强鸿蒙概念股”润和软件就迎来了停牌自查。在这场“鸿蒙”盛宴中,散户投资者的抱团力量成就了一只“四倍股”,然而看似散户得利,实际上背后的机构股东才是真正的赢家。

6月17日,润和软件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就股票交易严重异常波动情况进行核查,自18日开市起停牌,自披露核查公告后复牌。

作为“鸿蒙概念股”的代表,润和软件在华为正式推出鸿蒙系统后,便遭遇了游资、散户的热炒,股价翻倍仅用了短短十个交易日。

实际上早在4月中旬左右,就有资金在暗中涌动,到5月中旬后才彻底爆发。经历四十多个交易日,润和软件最终炼成了“四倍股”,因而也被投资者戏称为“最强鸿蒙概念股”。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散户看好之外,公司的大股东们似乎都对润和软件不太中意。股价狂飙之际,润和软件背后的几大重要股东纷纷趁机出逃。在这场“鸿蒙”盛宴中,真正的赢家可能已成了局外之人。

1

效仿美股,散户“大战”润和软件

据润和软件的停牌公告,该公司股票自6月7日至6月17日连续8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了101.3%。

按照深交所创业板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价格连续10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100%,即属于股票交易严重异常波动情形。

那么,究竟是谁在爆炒润和软件呢?

几乎在润和软件宣布自查停牌的同时,6月17日盘后,深交所披露了6月7日至6月17日润和软件的投资者交易信息。数据显示,在上述涨幅严重异常期间内,润和软件的累计成交金额达到603.7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600多亿成交额中,自然人累计买入金额超554亿元,占比高达91.78%;其中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超320亿元,占比达53.03%。机构投资者累计买入金额仅有43.8亿元,占比不过7.26%。

可以说,润和软件的交易行情已经彻底被散户所主导。在润和软件宣布停牌自查后,相关股吧里的投资者们立即喊话“团结”,颇有前期美股游戏驿站出现的“散户大战华尔街”的味道。然而,也不乏投资者表示“估值确实过高了,也该价值回归了”。

实际上,面对公司狂飙的股价,润和软件多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监管层面也在高度关注。

就在端午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深交所特地在监管动态里重点点名了鸿蒙“四大金刚”——润和软件、思特奇、美格智能和传智教育,表示将对上述四只个股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然而,市场对“鸿蒙概念股”的热情持续高涨,润和软件节后累计涨幅已超11%。

作为“最强鸿蒙概念股”,润和软件的“鸿蒙”成色到底如何呢?

从5月17日润和软件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内容来看,该公司是OpenHarmony(开放鸿蒙)发起单位之一,与华为合作内容主要涉及在芯片与终端设备开发、操作系统等领域。

但在华为鸿蒙相关业务上,润和软件获利并不明显,对公司营收及净利影响几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公告显示,2020年该公司鸿蒙相关业务对外实现销售收入155.22万元,毛利仅为30.3万元。

有意思的是,润和软件换行则又强调“2021年鸿蒙相关业务在手订单额为2365.75万元,较2020年有大幅提升”,但鸿蒙业务对润和软件的业绩贡献依然较小,并且短期内也很难看到爆发式增长。

2

三家机构股东才是背后的赢家

资本市场在乎的,从来不是故事的真假,而是公司有没有故事。

尽管自5月以来,润和软件连续发布了4次风险提示公告,但散户依然大举入场,导致润和软件股价狂飙。与散户一哄而上截然相反,趁着这波热潮,润和软件背后的大股东们却在接二连三地撤退。

具体来看,原第二大股东南京国资混改基金有限公司、原第三大股东服务贸易创新发展引导基金(有限合伙)以及原第四大股东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于今年的5月13日、5月24日、5月27日各减持了800万股、100.4万股和82.43万股,减持方式均为大宗交易。

对照大宗交易数据,三家股东所在营业部应分别为华泰证券南京鱼市街营业部、招商证券北京北三环东路营业部以及海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

此外,颇为巧合的是,上述三名股东减持后的持股比例均精准落在了5%以下,颇有踩点减持的意思。

根据深交所对上市公司股东及董监高的相关规定,持股5%以下的股东减持将不必再向上市公司及交易所报告。同时,三大股东均表示,不排除未来12个月内继续减持润和软件的计划。

从大宗交易数据来看,三大股东的减持可能还在加速。老虎财经注意到,自5月28日以来,润和软件共发生了7笔大宗交易,合计成交数量达3286万股,成交金额达6.5亿元。

其卖方分别为海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招商证券北京北三环东路营业部和华泰证券南京鱼市街营业部与三大股东之前进行大宗交易的营业部高度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云鑫、南京国资混改基金以及服贸基金均是通过协议受让方式入股润和软件的,分别于2018年6月、11月以及2019年7月受让了4022万股、4000万股和4000万股,入股成本分别为11.43元/股、10元/股和12.2元/股。

然而,入股之后,润和软件却一度因商誉减值等因素,在2019年巨亏近18亿元,股价最低跌到8元附近,导致上述投资方均出现浮亏。如今沾上鸿蒙概念,润和软件股价终于摆脱低位横盘走势,股东们也有了退出的机会。

与上海云鑫等股东的逐步减持不同,润和软件的第十大股东焦点科技已经在5月13日至5月27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方式清仓了所持的452.4万股。

对此,焦点科技给出的解释也十分“决绝”:公司作为润和软件的财务投资人,已完全退出,并且未来合作可能性并不大。

3

“缺钱”的控股股东

想趁高减持手中所持股份的不止上述这些机构股东,可能还有润和软件的实控人。

据5月28日润和软件公告,公司收到实控人周红卫、姚宁的通知,双方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之解除协议》。

两人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这较协议到期日2022年7月足足提前了一年多。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去年2月份,姚宁就已辞任公司副董事长一职,至此姚宁彻底退出润和软件董监高队伍。

随着此次一致行动人关系的解除,润和软件的实控人由周红卫、姚宁变更为周红卫,而姚宁减持的障碍也不再存在。根据6月4日晚间公告,在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后,姚宁已经减持润和软件股份796.41万股。

实际上,从资金流状况来看,最着急套现的应当属控股股东润和投资及实控人周红卫。

据深交所此前通报,由于资金流动性问题,润和软件遭控股股东润和投资违规占用资金,其中包括2020年通过向供应商拆借公司预付给供应商款项的方式,实施资金占用合计6923.00万元,2021年初再次通过同类方式实施资金占用7744.04万元。

据悉,润和投资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日最高占用额为9167.04万元,占2020年末归母净资产的3.19%。

目前,润和投资已在2020年12月31日前归还占用资金5500万元,在2021年4月13日前归还占用资金1423.00万元及利息222.66万元,在2021年4月20日之前归还占用资金7744.04万元及利息110.28万元。

除了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还有大量股份处于质押状态。不过,随着润和软件股价的上涨,股份质押也得到缓解。

6月4日,润和软件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润和投资将所持800万股办理了解除质押业务,质押比例从九成以上降至88.84%。

不过,润和软件控股股东及实控人目前依然身背巨债。据此前公告,其控股股东、实控人对外借款总计11.46亿元,一年以内需偿付债务5.64亿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