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药翰森制药被罚10万:医药界首富夫妇实控企业曾双双行贿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CEO:如无强制要求 通信大会今年将如期举行 央行4月小额缩量续做MLF 下半月流动性如何走? 特斯拉中国承诺数据本地存储 以加强个人信息保护 信息适老化进行时:今年全国范围开展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 司机长途接客等半小时后被取消订单 滴滴:已告知并警告涉事司机 张兰:听《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决定出国,跟我们有关系的就是挣钱 央行工作论文呼吁鼓励生育 以人财物储蓄为本 红利基金跑赢市场:今年以来涨13% 相关ETF最高净流入超48亿 兴业银行董事长定了?人选或为建行副行长吕家进 魅族十八,一场艰难的成人礼 盛剑环境开板!中1签赚28840元 收益率145.14% 吉利控股顶格入股合众财险刚获批 3家股东宣布合计增资6亿 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合作路支行保安王会彬同志拾金不昧 国家卫健委:抗体诊断仅适用于未接种新冠疫苗者 市场监管总局:将加大反垄断重大案件的查办力度 李瑞霖:黄金白银今日走势分析 操作建议 东方园林20年刚报喜利润大增40.81% 转头一季报巨亏3.8-4.9亿元 美联储应该发行数字货币吗? 光大证券和网易打造的立马理财逾期 被曝割自家员工韭菜 高端险种惨遭集中退保涉3家保险公司 起底上海特大保险佣金诈骗案 大战十六回合,跟谁学遇“做空风暴” 商务部:对原产美欧日进口未漂白纸袋纸反倾销措施发起期终复审 浙江通报东瑞制药集采中选后拒绝供货 类似事件为何屡次发生? 全球46家化工企业2020年成绩单出炉!巴斯夫、陶氏、恒力…… 4月15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贷款率持续超过95% 贵阳今起全面拉响公积金预警! 人保财险曾都支公司被罚10万: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费率 国办督查室通报深圳市建设工程运输车辆协会搞行业垄断等问题 平安普惠借服务费推高用户成本 此前被监管点名批评 中天策略4月16日市场分析 高铁“降温”初显:资金短缺防风险 陕西暂停4条城际铁路建设 白马股最近咋了?牛年和3400点杠上了?嘉实知名大咖们火速解读 东方锆业:上调公司部分主营产品价格 都邦财险恩施中支被罚8万:直接业务虚挂中介渠道 央行工作论文指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 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尽享上市盛宴 比特币狂热者却嗤之以鼻 “酒类消费”再进阶,永辉超市咏悦汇酒库首家沉浸式体验店开业 这三家公司抢占七成国内充电桩市场 谁能成最终“头号玩家”? 收评:恒指跌0.37% 二胎概念股上涨科技股走低快手跌8% 贵州银行即将迎来新掌舵人 原行长杨明尚拟回归担任董事长 新东方在线有部门裁员20%?官方回应 CEO称Coinbase上市对整个加密货币行业是一个转折点 盘后机构策略:沪指短期考验前期低点支撑 等待底部最佳进场时机 日本排放核废水 中国的核电从业人士是如何看待的? 中国石化牵手蔚来入局换电站 未来五年要建充换电站5000座 如何看待白马股“闪崩”?不妨“让子弹再飞一会” 虎都暴跌80%神奇收涨2%:男装企业发力汽车零售 力高疑是背后庄家 纪昭煜:美联储购债规模将缩减 黄金关注云层压力 商务部:一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
您的位置:首页 >产经 >

恒瑞医药翰森制药被罚10万:医药界首富夫妇实控企业曾双双行贿

中国科技新闻网4月15日讯(陈勇敢)4月15日,A股大白马恒瑞医药再度杀跌,收盘跌幅3.91%,创下2020年6月以来新低。“一天杀一只白马股祭天”的行情,仍未终结。

同样,在香港市场,翰森制药今日也震荡下跌,跌幅1.78%,总市值跌破2200亿港元。

一A一港,两家上市公司构成了医药首富孙飘扬家族的财富版图,而近日,两家药企双双因存在虚构费用、虚假发票等遭到财政部处罚。

医药界首富家族实控企业被罚

4月12日,财政部发布《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对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公告显示,此次检查主要聚焦医药产品成本费用结构,摸清了药价虚高成因,震慑了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哄抬药价等违规行为。包括恒瑞医药、豪森药业在内的部分医药企业被查出存在虚构费用、虚假发票等问题。

公告表明,恒瑞医药在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涉及金额108.80万元;并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涉及金 额214.91万元。

此外,该公司旗下连云港综合二办2018年以非本单位发生的过桥过路费发票报销办事处销售人员补贴、赠送客户礼品、学术活动餐费等费用,涉及金额96.19万元。连云港正是恒瑞医药的发源地。

按此测算,恒瑞医药涉及金额超过400万元。

翰森制药涉及的金额远高于恒瑞医药。处罚公告显示,翰森制药在国内的主要经营主体——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豪森”)在2018年列支咨询评审费、广告宣传费,后附部分发票经查询国家税务总局全国增值税发票查验平台,结果为“查无此票”或“不一致”, 涉及金额1.29亿元。

不仅如此,江苏豪森还在2018年虚列27家信息咨询服务部的咨询评审费1600万元;列支会议费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涉及金额274.06万元以及虚增办公用品费481.71万元,后附发票显示购买产品为笔、本子等,经查,实际并未购买。

据此,财政部对恒瑞医药、江苏豪森均处以5万元的会计顶格处罚。

恒瑞医药,前身为连云港制药厂。上世纪90年代,孙飘扬出任该厂厂长,在业绩驱动下恒瑞医药于2000年上市。截至目前,孙飘扬担任恒瑞医药董事长,同时根据恒瑞医药2019年报,孙飘扬直接持有江苏恒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89.22%股权,恒瑞集团则持有恒瑞医药24.15%股权,系后者控股股东,孙飘扬也成为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

翰森制药则由孙飘扬的夫人钟慧娟及女儿孙远持有大部分股权。据翰森制药2021年3月30日发布的2020年度业绩公告,钟慧娟担任翰森制药执行董事兼董事局主席,孙飘扬、钟慧娟之女孙远同样担任执行董事。

孙飘扬妻子钟慧娟和女儿孙远系翰森制药实控人 来源:翰森制药2020年半年报告

翰森制药2020年半年报显示,孙远及母亲钟慧娟通过家族信托持有翰森制药39亿股股份,持股比例65.89%,为控股股东,孙远为信托最终受益人,其母钟慧娟则为此家族信托关键事宜拥有同意权之人士。

根据彭博全球亿万富豪实时指数排行榜,截至2021年4月15日,钟慧娟以190.2亿美元位居全球富豪第97位,孙飘扬以160.6亿美元位居第116位。两人财富合计达350.8亿美元,系中国医药界首富。

行贿夫妻档:恒瑞翰森均涉多起行贿

中国科技新闻网注意到,此次财政部重点检查的会计项目是包括专家讲课费、咨询评审费、广告宣传费等在内的销售费用,而这些领域,正是药企长期以来被诟病为存在回扣、行贿等行业乱象之处。无论是恒瑞医药,还是翰森制药,在企业发展过程中,行贿事件均未缺席。

长期以来,药企多以举办学术会议、专家讲课、评审咨询等虚构的名义,处理一些不合规不合法的费用。由于这些费用常常没有发票,虚开发票或虚增费用套取资金成为药企的惯用手段。

隆安律师事务所于2020年12月3日在官网发布的《医药企业经营活动中的合规性建议》文章指出,对于销售链条更为复杂的医药行业,除了典型的支付佣金、回扣、给付销售奖励和居间介绍等典型形式,本行业中长期被视为“行规”的免费设备投放、赞助学术会议及捐赠的行为也很有可能被认定为商业贿赂。

中国科技新闻网曾报道,恒瑞医药、翰森制药均涉及大量行贿案件。

2020年1月,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9年间,自然人连庆泉利用担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副院长、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企业和个人在药品、耗材及设备等销售谋取利益,累计受贿220余万元。

细节显示,在2010年至2018年间,连庆泉为新晨医药在药品销售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10次收受新晨医药区域经理孙某给予的人民币43万元、价值2万元的加油卡、金条一根、2000美元及虎头金饰品等有价物件。

2020年5月,有媒体报道称,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因接受药企贿赂近300万元,被判刑7年。其中,七成回扣来自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晨医药”)。

2021年1月19日,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刑事裁定书(2020)浙03刑终502号》,对原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简称温医大附一院)麻醉科主任徐旭仲受贿一案作出终审裁定。

该院认定,徐旭仲先后三次收受财物合计140万元,构成受贿罪。

公开资料显示,新晨医药设立于2004年6月,是恒瑞医药旗下主要的销售企业之一。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由恒瑞医药全资控股。

在曝出多次行贿事件后,恒瑞医药于2020年8月27日将江苏新晨医药公司注销。

不只是新晨医药,另一家恒瑞系销售企业——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及恒瑞医药员工均曾卷入受贿案件。

据中国科技新闻网不完全统计,翰森制药曾涉入5起行贿案,其中的一起案件显示,恒瑞医药、翰森制药两家药企曾围猎同一个行贿对象——原盐城市大丰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姜雪秋。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期间,被告人利用担任盐城市大丰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的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以及合理用药的监督检查上为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信医药”)谋取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该公司大丰地区业务员李某贿送的现金,合计人民币28000元。

上述判决书亦显示,2017年底的一天,姜雪秋利用担任盐城市大丰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委员会成员的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及新药的引进上为江苏恒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该公司员工高某贿送的人民币10000元。江苏恒特系江苏豪森的全资子公司。

事实上,无论是恒瑞医药,还是翰森制药,销售费用占比均处于行业较高水平。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64.64亿、85.25亿、69.07亿元,占同期营收总成本比分别高达48.85%、48.28%、47.48%,接近一半。

翰森制药方面,该公司2019年和2020年的销售及分销开支分别达到32.66亿、31.03亿元,占成本开支超过50%,有过之而无不及。

药企费用端监管趋严,这或许意味着,依靠行业”潜规则”而进行的商业贿赂正面临着合规性检验,借此实现的业绩跃迁历史或一去不复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