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碰瓷”茅台:信阳毛尖第六次更名 但“醉酒”之心不改 新天钢集团董事长丁立国:没选国企重组的都后悔了 万亿美元市值的比特币会归零吗?万一崩盘会否冲击金融体系 油价狂飙 油气QDII和周期主题基金业绩“嗨翻”了 英镑刷新近三年新高直逼1.41,多头喜提两大利好 华兴资本调升乐信目标价82%至20美元 互联网存款新规落地 异地客户识别成新难点 美国经济复苏预期令“缩减恐慌”苗头再现 股市料无恙 马斯克证实:今年晚些时候将在加拿大推出太阳能屋顶产品 商务公寓、宿舍可通燃气 深圳解压住房矛盾出实招 行情有所回暖 部分“茅”今日仍遭主力抛售 比特币跌破47000美元/枚 日内跌超13% 汪文斌:中方正在向53个有需求的国家提供疫苗无偿援助 初步评估:美联航波音777飞机发动机故障与金属疲劳有关 我国港口经济迎来“开门红” 家庭养老服务床位能否为解决养老问题提供助益?民政部解答 保险怎么转型?陈东升:跟随“后中美、后疫情时代” 迈胜医疗田源:企业家应该抱团 把一个人的经验变成大家的经验 美航空专家:波音777发动机爆炸事故非常严重 危险性极大 脸书将恢复上线澳大利亚新闻内容:谈判有突破 态度仍强硬 《数码大冒险》抄袭《拳皇》构成不正当竞争 上海羽盟被判赔160万 澳博控股年度股东应占亏损30.25亿港元 雨润卖楼还债:塌陷的猪肉之王 华康股份开板!中1签赚66380元,收益率128.57% Facebook与澳大利亚Seven West Media就内容版权建立新型合作关系 国资委:在“十四五”期间建成一批世界一流企业 张鑫溢:黄金多空不定 日内行情如何判断后市操作建议 创尔生物:为取得募投用地 巨额产值承诺实现压力山大 跳窗身亡女生记录消失的6分钟 撕开货拉拉平台的多少漏洞? 张文中:流通产业数字化转型 往往需要以抱团取暖的方式来实现 冀中能源成立债委会? 银行不同意 根本停不下来 国产功率IDM龙头节后再调价 注智百业腾飞,点亮城市智慧! 亚信科技精彩亮相2021MWC上海展 大摩:汇丰控股维持与大市同步评级 目标价43港元 央企已划转1.21万亿国资充实社保基金登上微博热搜 张津镭:刺激法案推高黄金 日内关注1820阻力 四川农大校长吴德:用高新技术助中国人端牢“饭碗” 福鼎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被罚84万 未按规定识别客户身份 源达收评:市场风格切换 持续关注顺周期细分行业机会 货拉拉女乘客之死:诸多疑团待解 警方再勘查现场 国资委:中央企业的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谭鑫晟:纾困法案释放预期黄金受益 日内警惕变盘风险 汇丰研究:上调金属股盈利预测和目标价 首选五矿资源 51信用卡暴涨266%:引入传统银行高管 新湖中宝持股21.88% 苏芷莹:黄金走势偏强日内低多为主 原油等待回撤机会做多 郝鹏:央企在海外资产约8万亿元 “十三五”海外营收超24万亿 蔡崇信起诉快船悍将:打包贝弗利不当动作,发到NBA办公室 51信用卡一天飙升150% 郑海国接任CEO 续亏!爱奇艺2020年净亏损70亿会员数量减少超500万人次 董监高连续变动、总经理辞任 财通证券因债券承销两项违规被警示
您的位置:首页 >产经 >

放弃“碰瓷”茅台:信阳毛尖第六次更名 但“醉酒”之心不改

放弃“碰瓷”茅台,信阳毛尖第六次更名,但“醉酒”之心不改……

来源:国际金融报

短短数天,港股公司信阳毛尖改名“蹭热度”一事剧情反转,令市场猝不及防。

2月中旬,以热能供应服务为主营业务的“仙股”信阳毛尖对外披露,董事会建议将“中国国龙茅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龙茅台”)作为公司的中文第二名称。

作为一家与茅台集团及贵州茅台股权上均不存在任何瓜葛的企业,信阳毛尖欲更名国龙茅台,被外界普遍解读为:迎合热点,“碰瓷”茅台。

不过,相隔不到一周时间,信阳毛尖在其2月22日晚间的公告中迅速“改口”,称经再三考虑,为免引起市场信息混乱及误会,决定采纳“中国国龙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龙酒业”)为公司中文第二名称,以取代现有名称“信阳毛尖集团有限公司”。

无论是更名“国龙茅台”还是“国龙茅台”,信阳毛尖更名背后则是其转型进军白酒行业的野心。

截至2月23日收盘,信阳毛尖每股报0.365元,涨7.35%。

加码酒类销售

根据资料,信阳毛尖前身为中国天顶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目前拥有包括热电、建筑服务以及与煤有关的化学品生产等多元化业务。2020年下半年,信阳毛尖在酒类销售板块的营收为0.69亿港元,占其总营收的30.9%。

2月初,该公司宣布拟斥资8000万港元收购北京耀莱龙微酒业有限公司(下称“耀莱龙微”)100%的股权。根据公告,耀莱龙微主要从事酒类产品的提供、采购、销售及设计业务,并拥有一系列商标,包括成龙商标。此外,其业务伙伴上海高诚是中国酒类业务的营销专家,已推出贵州茅台、五粮液等著名酒类品牌的推广,“董事会认为,目标公司与上海高诚之间的合作将对酒类销售产生有效的协同效应。整合成龙商标及酒类,将为本公司带来协同效应,可在中国庞大酒类市场中占优势”。

但从财务数据来看,耀莱龙微算不上一个好标的。截至2020年末,耀莱龙微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为6.9万元,且资产净值仅为1.5万港元(相较于8000万元港元的收购价,溢价率高达5332倍。)

不过,这一数据似乎并未影响到信阳毛尖对白酒行业的野心与期望。根据信阳毛尖的说法,上述收购事项与集团的整体业务方向一致,是加强集团的客户基础及拓展中国酒类市场能力的投资良机。

在酒类营销专家、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晋育峰看来,以白酒行业为例,盈利能力相对较强,现金流表现较好,相对抗周期等特点是行业外资本争相布局该行业的主要原因。但纵观过往,各路资本跨界“醉酒”的目的均不尽相同,“一些企业想借此与自己原有的产业形成互补,还有一些则是想将其打造成一个产业投资平台,并购目的不同,结果也是天差地别”。

那么,作为行外资本,信阳毛尖“醉酒”野心到底有多大?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大举收购?前景又如何?外界对此疑问重重。

根据一位酒类行业观察家给到记者的说法,因产业本身为兼并重组设置了门槛,想要兼并重组优秀企业较难,“对于追求规模化经营与快速发展的企业来说,兼并销售规模过低的企业,短期之内标的业绩很难有新起色”。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日前报道,按照耀莱龙微的工商注册地址,通过实地探访并未找到其实际办公地址,同时周边的商户也没听说过耀莱龙微。

2月23日中午,就该上述收购的具体事项,《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公开联系方式分别联系信阳毛尖及耀莱龙微方面,但截至发稿前均未得到进一步回应。

频繁更名的背后

就目前来看,信阳毛尖此番“醉酒”究竟有多少胜算尚不得而知,但根据以往经验,改名这一举动似乎早已成为该公司转型的标志。在2月16日的公告中,信阳毛尖直言,“更改后的名词更能反映集团业务发展现状及未来发展方向,新名称能为公司确立更合适的企业形象和身份。”

实际上,在资本市场上,作为一家以化工业务起家的公司,信阳毛尖最不缺两样东西:故事以及曾用名。据记者统计,国龙酒业已是这家公司在港股上市20年时间里第6次更名,其中2次为拟更名未果,分别为中国新经济以及国龙茅台。

资料显示,2001年5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之时,信阳毛尖所用名称为东君化工集团,主营业务为润滑油脂和防腐涂料,与目前公司主要从事的业务相差甚远。

信阳毛尖第一次更名发生在2002年底。彼时,其将东君化工集团更名“大庆石油”;5年后,大庆石油主要业务开始集中于制造及销售煤相关化学产品、生物化学产品以及生产与供应电力及蒸汽,同年8月该公司改名为“中国天化工”。2018年,中国天化工以8580万港元向两名投资者收购茶叶营销商信阳毛尖,同年11月其更名为“信阳毛尖”;2020年3月,其再次表示欲更名“中国新经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不过之后不了了之。

不断更名的背后,是信阳毛尖盈利能力下滑的不争事实。根据2月初信阳毛尖发布的2020年年中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6个月),报告期内其实现收入2.23亿港元,但亏损进一步扩大至7842万港元。其中,热能供应服务营收为1.33亿港元,接近总收益的6成,酒类销售已晋升为其第二大营收来源,作为与“信阳毛尖”之名相对应的茶叶业务,已不属于其持续经营业务。

“信阳毛尖与酒相关的是耀莱的成龙酱酒,应该说属于小众高端白酒,本身社会影响力有限,此次改名也典型是强化自身白酒板块的业务。”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记者表示,“企业业绩的增长来源于扎实的市场工作,与企业名称并无直接关系,频繁改名可能更多的是暴露出企业缺乏核心业务的困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